歡迎來到白目狗Goody樂生活!
繪圖需要很多很多很多時間,所以得花很久才能完成一篇文章或一張圖畫,
所以...有空記得來看看就好囉~
如果什麼意見也都歡迎留言囉~ ^^
      喜歡白目Goody嗎?
走過路過,也不要讓朋友錯過!!
和朋友分享一下吧!!


咚咚:還不快去分享!!

----- 事發 -----

大過年~
貪吃的安德魯綠茶從每道大魚大肉,到精巧甜點都不放過,
每天肚子和充寶氣的籃球一樣,又圓又脹der。

如果身體強健就還好,
沒想到竟然得了呼吸道感染型的感冒!!
猛然一咳,突然就感到肚子怪怪的,小腹部慢慢腫了起來...!!

以為是吃多了,胃部擴張到腹部,便不以為意,
但是...
大解放時感受特別明顯!!(咚咚:便便就便便,說什麼大解放!!)
什麼樣的感受呢?
食餘一股腦向腫脹處推擠,讓小腹腫脹處痠麻脹痛,
接著像滾蛋諸般,滑動,小腹又恢復原本的平坦。

雖然怪怪的,
但神經大條的安德魯綠茶仍然沒把這事不放心上,
直到有天,
突然有脹痛感,鼠蹊部帶著悶沉沉的感覺,
像有東西掉下去,被網子攔截住,網子的沉墜感。
進浴室脫下褲子一看!!
怎麼在鼠蹊部隆起了一座小丘!! (鼠蹊部位置在大腿與小腹接連,靠近陰部的區域)

奇妙的,只要躺下來,
不僅腫脹不見了,連沉墜的疼痛感也一併消失!!

可是,不可能永遠躺在床上不做事,
持續脹痛著,心神完全無法集中,
睡覺也無法好好休息,整體狀況低下。
必須好好面對!!
便開始搜尋這奇怪感受的症狀名稱,
原來就是鼎鼎大名的 -- 疝氣


這和健康教育課本上所敘述的腹股溝管閉鎖不全....完全沒有關係!!(閉鎖不全的狀況多見於小兒)
而是固定大小腸位置的腹膜薄弱,或是老化,
在過於飽食,肚子脹滿的狀況下已經介於彈性的臨界點,
這時大咳嗽,強大的腹壓衝擊,讓腹膜破裂開來,
(或是只有大咳嗽,依各人腹膜強度有所不同)
剛開始只有小破洞與小局部腸管漏出,
隨著飲食、運動,小破洞會逐漸被露出的腸管撐大,
除非將露出組織回歸原位,並且密合破裂處,
目前似乎沒有其他可逆的方式。


由於外科手術通常很容易消耗精元,
同時組織強度容易因傷口而降低,
所以先不考慮西醫的外科手術,
嘗試著以加強局部組織的支撐力與針灸方式,進行身體修復。

然而,這就像用指頭堵在水庫的破洞,
破裂的腹膜已經無法承受原本的腹部壓力,
即使每天累呼呼地讓肌肉組織提起腹腔內部,
仍然不敵強力的腹壓與異常強大的地球引力...
只見腫大區域逐漸擴大,脹大的幅度日益增長,
此時,真的不開刀不行了!!


外科疝氣治療,
一般是以人工薄膜縫合破裂處的方式進行修補,
只是會擔心:

。身體對人工薄膜多少具有的排斥性
。人工薄膜的老化、脆化

因此搜尋到台中
【博愛外科醫院】
曾醫師以自體組織修復的手術手段, 連結:【曾氏疝氣手術法介紹】


立刻就決定!! 這,就是我要的,適合自己的外科手術方式!!
於是,就踏上往台中治療的旅途 (明明台北也沒多遠.... XD)

圖表:疝氣外科手術方式比較

undefined

 

 

  有人會問,明明台北也有同樣手法的醫院外科手術,
  為何不就近選擇台北的呢?

  因為...
  去電聯絡過,詢問下的手術費用不盡理想,超出自費預算上限太多。
  而台中博愛外科醫院的費用遠低於預算上限,
   怎麼算... 就算多跑幾趟台中
都是賺!!













於是,立刻預約開刀(  市話:  04-22954722  免付費電話:  0800-880-137 )
如果當天醫生確診是疝氣,就立即開刀。
不用等排隊,不用等病床,真是超愛這種 高 效 率 ! !   是不是!!


----- 第一天 - 開刀當天 -----

台北到台中不算遠,搭個台鐵自強號下去兩個小時出頭就到了,
不過要從台中火車站到醫院,
只有幾個選擇...
1. 搭計程車
2. 搭29路公車
3. 搭33路公車
4. 搭台中捷運(還沒蓋好)

既然是要節省開銷,計程車自然不是好選擇,不過如果趕時間,倒不妨可以考慮。
不過身為天龍國窮光蛋,還是走保守儉省路線,搭公車!!

29路公車與33路公車搭車地點不同,
29路一天只有9班,
發車時間: 0605 / 0625 / 0850 / 1200 / 1210 / 1330 / 1610 / 1630 ( 0930僅單向到第一廣場 )
而且只有12:00一班是從台中火車站前的第一廣場發車(甚至還會提早發車),
如果沒有算好時間,就請搭33路公車。

33路公車行車距離長,半小時發一班車,如果沒有趕時間,就請耐心等待~
公車站雖然有預估到站時間,但是總和現實有些出入...。

( 後面會有更省時到達醫院的交通方式!! 因為是經歷過程,請繼續閱讀囉~)

當天搭早上九點自強號,11點18分就到台中,在站前逛一逛後,
就到台灣大道(前中正路) 彰化銀行站等29路 12:00發車班,
順利上車12點半左右就到了文心陜西路口站,下車站旁就是醫院,非常近。

由於下午診1400才開始,12點半的醫院冷清清,護理師大都出去吃飯,
只見網站上照片裡的護理師在櫃檯。(看來完全沒有盜圖!! XD)

完成掛號,接著抽血(沒問為什麼要抽血...囧)
之後就靜靜等1400下午診,
等候期間,護理師與藥師陸續回來,
也陸續有人來掛號,
有和我一樣從台北來的,有高雄來的,有其他縣市與在地的,
熟男、婦女、老人、孩童、年輕正妹們都有疝氣問題,
紛紛詢問護理師或是相互聊天,
大廳瞬間感覺嘈雜擁擠起來,(本人喜歡安安靜靜....-.-!!)
好在,時間跑得很快,1400一到,醫生就叫我進門診診療室看診。

一進診療室,醫生沒有多問,就叫我脫褲,
由於要手術的關係,
我穿得非~常~寬~鬆~,皮帶一鬆就會掉下去的那種!!
連內褲也特別選鬆緊帶已經彈性較為疲乏的,
所以一拉就掉下去了。
只見醫生拿筆快速兩撇,在患部上畫兩道線,就叫護理師帶我去準備手術。
專業!! 高效率!!

護理師從先前抽血的軟管針頭擠入抗生素,
再打降低唾液分泌一針,與一針...(我忘了功能...囧rz)
之後便帶我進電梯上到三樓的病房,
一進病房我就愣住了!!!!!!

雖說是健保病房,可是...

十多坪大的空間裡只有兩張床,還有電視,根本超豪華!!


護理師幫忙訂晚餐,放置好私人用品後,
便更換手術服,
手術服下可穿一件T-shirt與內褲,然後帶著貴重用品前往手術室。

經過滅菌室,將貴重品放在指定的小桶內,就躺上中間的手術床,
手術室內的溫度超低,好似冰箱冷藏室一般,令我直打寒顫,
加上心理對動刀多少還是有點恐懼感,身體的顫抖更加激烈。
開刀房的護理師讓我躺下後,雙手如在十字架上展開,
用繩索固定好我的雙手與雙腳,胸前掛上布幔,讓我看不見手術區域,
然後在點滴中加入麻藥,

雖然是半身麻醉,不過我覺得...,我全身都醉了....
很快就不省人事。(護理師說可能是不菸不酒的緣故,麻醉效果非常好。)

連醫生何時進手術房,什麼時候開始動刀都不知道,
只有在開刀中,有兩次在恥骨旁極激烈的痠痛痛醒了我,
身體有點作出掙扎反抗,好在四肢被緊綁,
當時腦中只希望剛剛身體不自主的掙扎不要影響到手術,
而一旁的護理師在耳邊說著就快結束了,
我又快速昏睡過去。

再次醒來,就是在病房內的病床旁,護理師協助我爬上床,
並且交代我4個小時後才能下床、進食、相關的注意項和我的貴重物品放置的地方,
當然,如果有問題可以按呼叫鈴,如果順利,我也可以今天就回家。

因為麻藥沒退完,無力昏沉下一眼掃過手錶上時間,下午兩點四十左右,又沉沉睡去,
再次醒來,是下午四點了,
可能上半身對麻藥的影響消退了,開始恢復精神,
下半身的麻藥還沒退,只覺得有包紮傷口敷料的沉重感,以及動不了外,沒有其他感覺。

到了一個年紀,就是坐著立刻睡,躺著睡不著,
躺在床上一個多小時,睡不著....
下半身的麻藥也漸漸消退,
術後傷口與週邊區域的疼痛感也開始出現。

閉眼調息,因為疼痛的關係,無法靜心下來,
想說看個電視,
一來電視遙控器在電視下面,離我非常遙遠...
再者,手術後的恢復時間非常重要,
如果分心,其實恢復速度與效果是容易大打對折。
所以還是乖乖的,呼吸調氣養息。
只是無法像平常一樣的深呼吸,
呼吸到一個程度,就會牽引到手術區域,開始疼痛,只能較淺的調息,
而傳至手心的能量也因此較弱,不過聊勝於無,
稍微將手術區通通氣血,降低疼痛感。
不過手術切口縫合區似乎損傷嚴重,而且還有厚重的敷料壓著,真的很難暢通。

突然有點尿意,
我試著坐起身子,
想要彎起腰,
靠~~~~~!!!!!!!!
傷口處痛到讓我想飆淚!!!!
只能儘可能保持腰部以下不出力,
僅用雙手來支撐​全身。
好在病床旁有扶手,非常方便。
坐起身子後,感覺沒什麼暈,
只是動作不能太快太大,不然會牽扯傷口熱脹感的刺痛。
放好尿壺後,尿尿出了點問題,
因為一點點出力就會讓傷口疼痛,所以無法施力,
可是脹得不舒服,
最後用按摩尿道的方式讓小便順勢排出。

好不容易解除小便危機,疼痛也開始減輕,
剛巧護理師進房,就請他拿遙控器給我,
開了電視轉到新聞台,聽著聽著,又睡著了。

再次醒來,晚上六點四十分左右,護理師拿晚餐進來,
說如果坐起來會暈就繼續躺,然後就出去了。

坐起來已經不是什麼問題了~
於是起身打開晚餐燒肉飯,才吃兩口...
突然就感覺一陣噁心,開始暈眩起來,乾嘔了一回,
忍著傷口疼痛翻身,躺下暈眩與噁心感才逐漸減輕,
回神過來時,發現自己莫名出了一身熱汗,再起身吃飯時就沒噁心與暈眩感了。
只是慣用手手肘內還留有點滴用軟管針頭,
彎曲手肘會帶刺痛,所以不太能彎曲,
吃到快八點才把飯吃完。

吃完飯,下床到病房外倒開水,
可能身體虛,加上只穿手術衣、T-shirt與小內褲,以及外頭寒流來襲的諸多緣故,
全身顫抖得厲害,讓傷口疼得兇,
雖然能步行,但因為容易牽扯傷口,只能慢慢步出小碎步,
一個人來開刀真的會比較累,不過都在容許與預期範圍內,還過得去~。

外頭太冷,回到病房直接躲回溫暖的被子裡,
醫生跟在後頭進來了,原來是到了晚上八點,醫生看手術後狀況的時間。

撕開敷料,只見紗布上滿滿的血色,
護理師在旁向醫師說我打算今晚出院,
醫生在傷口部位輕壓,
哇靠!!!! 超痛!!!!
只見醫生說,看這都還在出血,怎麼能出院!!
是呀!!痛成這樣,就算出院我應該也走不遠....-.-||||

隨後,醫生放上乾淨紗布,護理師拿透氣膠布固定好,就要我繼續休息。

本來沒什麼事情可做,
加上被醫師觸診超疼痛感後的放鬆,
躺在床上就睡著了...。


----- 第二天 -----

起床,太陽已經爬得很高了,
中間有斷續醒來,不過睡得還算安穩。

到門診區報到,
進診療室後脫褲躺床上,
讓醫生看了傷口,換新的紗布後,補齊患病的時間與狀況,
就可以去辦出院了。
大約一週左右再來拆線就好,醫生會約時間。

結算這兩天來的所有費用...
唉唷~老天鵝~
真的四張小朋友家幾枚硬幣就好了!!
聽說我的還算比較高的?!!

不過比起台北的醫院,真 的 差 好 多 ~ !

當天的身體狀況,
疝氣的沉墜疼痛感沒有了,
走路上是沒什麼問題,只是水腫區域的脹痛,
以及在脹痛中行走,牽扯到肌肉與神經,造成撕裂感的疼痛影響。
只要動作不大,就還忍得住。
雖然能正常行動,還是建議術後多休息,少走路,
開刀最好還是選擇連假期間,能多休息的日子。

最怕的是打噴嚏與咳嗽,
只要一次,就能讓你趴下喊上帝,
所以建議是戴上口罩,減少呼吸道過敏與刺激的機會。

出了醫院,就到馬路對面,
搭乘33路公車回到台中火車站,搭火車台北家。

其實出院後都沒什麼問題,
不用換藥,
紗布不碰到水就不用換,
只是要忍痛,保持乾燥,不做激烈運動。
這些小事,
關於疼痛感,
也可能因為我只在睡前吃止痛藥的緣故,
所以平日行動會比較需要自行忍痛,
如果依藥師建議時間服止痛藥,應該會好很多。


----- 拆線日 -----
由於到台中火車站轉公車耗費的時間太多了,
所以拆線日的行程上我另外規劃。

搭乘 統聯客運 水湳或是曉明女中,再步行10-15分鐘就到了。
當天搭0735班次到水湳,10:20就到醫院了。

拆線很快,進入門診診療室,脫褲躺床上,
醫生看傷口狀況沒問題,拿剪刀咔嚓,拉掉線,放上乾淨紗布固定好就好了。
回家一樣保持傷口乾燥不碰水三天左右,醫師會交代。


回程還是一樣得費時間,
或是搭 23路 33路 53路 到文心四川路口,
再向前走到台灣大道上搭公車到台中火車站,
可能會比乾等33路一班車加繞遠路行駛來得快。
我是...想說文心路二段應該不遠,
就...
笨笨到台灣大道...!!!

尤其在注意到門牌寫...
文心路138之12,
接著138之11(喂~)
138之10(搞我呀)
138之9(....)
138之8(我靠北邊走)
...
...
心中泛起各種咒罵聲.... Orz


----- 其他 -----

水腫消得不快,要耐心。
噴嚏、咳嗽真的很殺,請隨身帶口罩!!!咳嗽噴嚏均須按壓住腹部患部維持腹壓!!
有醫療保險要先說,便於醫院開立診斷證明。
保持傷口不碰水。
洗頭就穿著衣服彎腰在洗手台洗,比較會注意不被水噴濺到,濺到也是在衣服上,洗好立刻用乾毛巾包好頭。
傷口表面大約一週左右便癒合,就可碰水洗澡,
若有結痂未掉,盡量少碰水,每天換紗布固定並保持乾燥,減少與衣料摩擦帶來的不適與維持癒合能力。


----- 術後一個月 -----
傷口區域內部還未完全消腫,與衣著摩擦就會微感摩擦的痲脹痛。
偶爾大咳嗽或噴涕仍然會引起體內疼痛,咳嗽噴嚏均須按壓住腹部維持腹壓,
傷口約8公分長,1-2公厘寬,
偶爾恥骨附近會有牽扯與刺痛感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白目 Goody Love生活

安德魯綠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您好,請問您目前疝氣術後還有任何不適嗎?您的手術方式有用人工網嗎?是否會有異物感?因在考慮是否要去博愛作手術.謝謝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